首頁 綜合新聞 體育資訊

東京奧運,中國馬術踏出“第一步”——專訪騎手華天

2020-01-24 17:26 新華網 張薇

新華社倫敦1月23日電 題:東京奧運,中國馬術踏出“第一步”——專訪騎手華天

新華社記者張薇

距春節還有大約兩週時,華天已經在他位於曼徹斯特郊區的馬房掛起燈籠、貼上春聯。雖然春節總是意味着新的一個歐洲賽季即將開始,但華天一定會以適當的儀式感標註出這個中國人最看重的節日,比如在馬房來一個聚餐,或是去曼徹斯特的中國城感受氣氛。他會努力給團隊介紹中國文化,比如“讓他們嚐嚐雞爪子”。

2020年,4年一次的奧運年。這個春節過後,華天就要前往葡萄牙開啓嶄新賽季,爭取讓更多馬匹獲得東京奧運會參賽資格。意義非凡的是,這一次他將不再僅僅是為了個人賽,而是要領軍中國馬術三項賽隊伍首次比拼奧運團體賽。這在華天看來,是中國馬術的第一個里程碑。

雖然在18歲時就參加了北京奧運會,而後在2016年裏約奧運會上獲得第八名的佳績,但華天始終認為這些個人成就對中國馬術的奧運夢想而言只能算作“半步”,東京奧運會團體賽才是“實實在在的第一步”。

華天還記得去年11月當孫華東、包英鳳兩名隊友在意大利順利完賽,成功通過奧運達標線時自己那如釋重負的感覺。“並不只是為我自己,而是為了我的隊友們。因為他們流血、流汗、流淚,付出了太多努力。”

儘管去年5月26日中國隊就得到了參賽指標,可以選擇3名騎手參加東京奧運會,但前提是這3名騎手必須在四星級賽事中達到國際馬聯規定的最低參賽標準(MER)。此後,華天和梁鋭基先後達標,但隨着最後期限2020年1月1日的臨近,中國隊還需要一名騎手挺身而出。

“如果我們最終沒有達標,那之前所有的努力就將付諸東流,所以我真是為他們所有人感到解脱,我們終於可以作為一個團隊出現在奧運賽場上。這是中國馬術邁出的一大步,不僅只是對我,對中國馬術運動、協會以及整個產業都非常非常重要。”華天説。

雖然馬術團體賽終究也是一人一馬配合,而後貢獻分數到團隊,但兩屆奧運會旁觀其他隊伍集體作戰,讓華天有了很特別的感觸。“團隊的管理,團隊精神以及騎手們的相互支持,都對個人成績產生了重要影響。團隊的政策、精神和士氣至關重要。”

讓華天開心的是,雖然兩屆奧運獨行,但兩屆亞運會都有隊友陪伴,隊友並肩作戰的情誼讓他特別享受其中。“你們可以相互分擔壓力,討論和馬遇到的問題”,“特別是住在運動員村,少了很多孤獨感”。

然而,和兩星級的亞運會馬術三項賽相比,五星級的奧運比賽對中國隊而言顯然意味着挑戰倍增。“除了我以外,其他中國隊選手都還沒有參加過五星級賽事,奧運會前他們也沒有機會體驗。而且他們去年年中才開始參加四星級比賽。”因此,展望東京奧運,華天十分謹慎。“我並不是對中國隊在三項賽中的機會持消極態度,但與此同時,我們要控制大家的期望,這非常重要。在馬術三項賽領域,這是中國着眼奧運邁出的第一步。我個人參賽只能算半步,團隊晉級才是真正的第一步。這項運動需要很多很多年的經驗積累,不僅是騎手個人,還有中國的整個馬術產業和結構。我們還有太多東西需要學習,太多比賽需要經歷。我們在東京奧運會上具備競爭力,我認為並不現實。我覺得我們的目標應該是亮相賽場,儘可能做到最好,完成比賽。”

目前,華天里約奧運會時的坐騎“堂·熱內盧”已獲得奧運資格,接下來還有“襪子”“子龍”“靈犀王”爭取要在6月1日前奧運達標。儘管特別看重奧運會,但備戰中的華天還是保持平常心。“因為你不能告訴馬兒們,這是個重要的比賽,會有更大壓力,要更刻苦地訓練。而當馬的體力或精神承擔太多時,馬又不能告訴你。你只能用你的感覺和直覺去判斷多少是足夠的。你還需要小心避免過度訓練,因為那樣受傷的風險會非常高,而我們需要健康馬匹。”

北京奧運會時馬背上的翩翩少年,如今已經三十而立。以圈內人身份感受中國馬術這12年來的發展,華天感覺美妙非凡,而他還有巨大的夢想和熱情要為中國馬術的發展貢獻力量。華天坦言,他在里約奧運會後思考良多。之前10年他專注於自身的發展,建立馬房、打造團隊,而里約的成功讓他具備了更多影響力和資源,讓他可以像自己一直期待的那樣為整個中國馬術產業的成長提供支持。

馬術培訓、私教指導,這樣騎手間常見的方式華天也想過,但只教一兩個學生顯然讓他很難滿足。“我更想做的是要改變人們對馬術運動的看法。”他表示,世界就是個金字塔,馬術運動也不例外。“金字塔塔尖當然是精英,那當然很費錢,但金字塔底部,像英國這樣的傳統馬術國家,還有很多中產階級、工人階級的人喜歡馬。就算他們沒有自己的馬,也沒去過馬術學校,但也可以成為這個運動的一部分。我希望改變中國人普遍對馬術的看法,告訴他們這真的是每個人的運動。每個人都可以欣賞動物和騎手間的美妙配合,而他們也都可以去體驗。”

為了這樣的夢想,和團隊一起照顧着26匹馬的華天保持着平均每月回一次中國的頻率。在這樣一個腳步匆忙的世界,華天感嘆很多人總是説要多花些時間陪伴身邊重要的人,但卻很難做到,而他也不例外。“雖然我討厭承認這一點,但北京奧運會已經過去12年了。很多事情變了,很多又沒有變。雖然我樂於相信我更成熟了,以更成熟的方式看待很多事,但我認為放鬆、玩得開心,和愛的人相處依然非常重要。然而坦率説,這些我並不擅長,因為我太專注於馬術和相關的林林總總。”(完)

責任編輯:譚洲偉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