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綜合新聞 國內新聞

習近平總書記關切事丨我的長江我的家

2020-11-19 16:44 新華社

(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引下——新時代新作為新篇章·習近平總書記關切事)

我的長江我的家

新華社合肥11月19日電 題:我的長江我的家

新華社記者劉菁、李亞彪、陳尚營

“一條大河波浪寬,風吹稻花香兩岸……”熟悉的旋律,我們的長江,我們的家鄉。

長江,中國最長的河流,覆蓋沿江11省市、橫跨我國東中西三大板塊的經濟帶,佔據全國“半壁江山”的人口規模和經濟總量……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把修復長江生態環境擺在壓倒性位置”“改善長江生態環境和水域生態功能,提升生態系統質量和穩定性”。

如今的長江兩岸,每天都在演繹着人水和諧共生的故事。人民保護長江、長江造福人民,上游、中游、下游共飲一江水的“長江人”,相約守護着這條綿延萬里的“共同的家”,共畫美麗和諧的新時代長江萬里圖。

【香港四方集運】“網紅”護魚隊隊長劉鴻:把守護進行到底

【香港四方集運】我自小在長江邊長大,目前在江津區經營一家建築公司,為張藝謀導演的電影《十面埋伏》《滿城盡帶黃金甲》做過場景。不過,我更在乎自己另一個身份:鴻鵠護魚志願隊隊長。長江是我的家,水中的魚、空中的鳥都是我的家人、鄰居。

我最痛恨非法電魚者。6年前,我組建了一支民間護魚隊伍,所有裝備和費用都自掏腰包。由於擋了不法分子的財路,大夥有的被威脅恐嚇,有的甚至被打傷。可為了這個家,再多艱苦和委屈都能忍受,再大挑戰和危險都要面對。幾天前,我看到紅嘴鷗成羣結隊來這裏過冬,這是很多年沒看到過的景象,於是更堅定了我們的決心:要把守護進行到底。

【香港四方集運】山城重慶,是長江上游的生態屏障。這裏是長江鱘、胭脂魚等珍稀特有魚類的天堂。重慶將部分退捕漁民組成護魚志願隊,這些漁民熟悉水情、深愛長江,與執法人員日夜守護,為長江珍稀特有魚類織成了一道嚴密的防護網,僅今年就發現和制止各類違法行為200多件。一度很少出現的長江鱘、娃娃魚等珍稀動物,越來越多地開始在長江出現。

【香港四方集運】黃梅戲表演藝術家韓再芬:長江伴我成長,長江賜我力量

【香港四方集運】“萬里長江此咽喉”,説的就是我的家鄉安慶。1978年,我剛滿10歲,被招收進安慶地區黃梅戲劇團學員班,開始了我在長江邊的藝術成長之路。第一次看到長江,望着江水奔流的景象,內心洶湧澎湃,久久難以平靜。

後來的歲月裏,長江一直伴我成長、給我力量,承載着我最美好的青春夢想,見證了我的藝術生涯,激勵我更加充滿自信地為黃梅戲藝術發展和傳承工作奔走。我漸漸養成了一個習慣,接待遠方來安慶的朋友,總會帶他們到江邊走走。我深愛的黃梅戲藝術,也像長江那樣,有着海納百川的胸懷,才得以源遠流長。我要用黃梅戲的藝術魅力,推動更多人一起守護好母親河,共同造福子孫後代。

【香港四方集運】安慶是萬里長江入皖第一站。近年來,安慶市全面推進長江生態環境保護和修復,波光粼粼的江面上白鷺飛翔,廢棄礦山恢復治理項目區草木葱蘢。由於長江文化特徵鮮明,安慶市正將長江歷史文化、山水文化與城鄉發展相融合,突出地方特色,採用“微改造”的“繡花”功夫,保護、傳承、弘揚長江文化。

【香港四方集運】環保志願者丁潔:行走長江,尋找“同行者”

【香港四方集運】5年,100次出發,行程超過20萬公里,調研過1000個污染點,推動過約400處污染點整改——這是我們的“護江”清單。

我大學時就參與保護長江生態的志願活動。我發現,越是熟悉的,越容易被忽視,看不見的污染正悄然發生。畢業後,我把志願變成職業,與一羣志同道合的朋友為長江奔走。我們徒步記錄沿岸風物,打造“河流圖書館”;我們將申請污染數據公開的信函寄往沿江各地,推動全天候監督;我們抵近偷排現場,有一次在造紙廠排污口被驅趕,我們躲進樹林守了幾個小時,直到保安休息,又跑回岸邊,採集了排污口水樣。長江是我們的家,需要我們這樣的力量。3年前,我們發起“尋6萬人守護安徽”的環保公益活動。如今,並肩同行者越來越多,朋友圈越擴越大。

【香港四方集運】“我家住在江之尾,半城山半城水”,蕪湖自古有“江東名邑”美譽。長江是蕪湖的發展根基,是高質量發展的活力源泉。近年來,蕪湖深入推進長江干流岸線集中專項整治,拆除清場200多個非法碼頭、修造船廠和非法採砂點,整治“散亂污”企業2833家,重點清理整治企業排污口,嚴防長江“病從口入”。

【香港四方集運】婚紗攝影師孫兆飛:美好生活,就在我的鏡頭裏

【香港四方集運】我做攝影師十多年了,現在是馬鞍山一家影像傳媒工作室的負責人。新人拍婚紗照,取外景時,喜歡在江邊拍攝,因為長江壯闊、秀美,而且是母親河。以前拍照,可選的地方很少,要跑比較遠的地方拍外景。現在方便多了,很多新人願意到薛家窪生態園去拍,兩週前我剛去拍了一組。

我家距離江邊不遠,從記事起到現在,我眼裏的長江、薛家窪經歷了三個階段:小時候江裏魚多,水質好,薛家窪那時比較原生態;20歲時,感覺長江“病”了、“醜”了,碼頭、養殖場等讓這裏變得“髒亂差”;這幾年變化很大,不管是長江水質,還是薛家窪整治,長江完成了一次大“變臉”,煥發了生機。

【香港四方集運】馬鞍山市薛家窪生態園地處長江東岸,生態環境問題一度非常突出,如今的薛家窪逐步成為城市生態客廳。薛家窪只是馬鞍山長江段保護的一個縮影,如今的馬鞍山緊扣打造長三角“白菜心”的發展定位,以環保整改倒逼產業轉型,以“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的實際行動保護好長江,既提升了生態環境質量,又為美麗產業、美麗經濟騰出了空間。

【香港四方集運】長江放流的大學生鄭冰清:守護長江,自帶“流量”

【香港四方集運】與長江結緣的2002年,我只有7歲。那一年,爺爺帶我去江邊放流魚苗。由於環境惡化、捕撈過度,長江刀魚和河豚資源嚴重枯竭,鰣魚更是多年未見。18年來,我跟着爺爺每年把繁育出來的珍貴魚苗向長江放流,爺爺被稱為“長江放流第一人”。

上大學後,我一直研究和關注珍稀魚類繁衍難題。今年6月,我的導師在長江江陰段發現了野生河豚幼苗,説明這個幾乎絕跡的物種正在形成種羣,也證明了我們多年來堅持放流的價值。疫情期間,我通過網絡直播,介紹長江魚類的生活習性特點,講解如何去保護長江中瀕臨滅絕的魚類,爺爺也分享了自己當年的故事。無論放流還是直播,都是我為母親河送上的微不足道的“流量”。

【香港四方集運】增殖放流,是國內外公認的養護水生生物資源直接、有效的手段。長江下游江陰市素有“江尾海頭”之稱,是重要的區域生態節點。自2007年始,江陰將每年6月12日定為“長江放流日”,至今向長江放流各類魚苗魚種超過1.6億尾。近年來,長江江陰段出現了對環境、餌料要求很高的江豚,江陰段水質環境改善、生物多樣性恢復取得了明顯成效。(參與採寫記者:陳諾、韓振、楊丁淼)

責任編輯:梁雄軍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